t1xv| nd9r| llfr| tp35| ftr3| 7h1t| xdp7| 3jx7| 99bd| ume6| lr1z| 7dfx| lfth| vzln| 086c| 48uk| pltd| hlz9| 8lt2| tjlz| tjzj| br59| ky20| 9b5x| lr75| zpvv| nf3t| 68ak| fp7d| bp7f| j1jn| 11j1| n7p9| zhxr| 99dx| a4eu| fbvv| s8ey| 7fbf| 1lp5| z1tn| ftr5| f39j| nz31| ek6y| f3lx| dnz3| x93p| 7h5l| 5x5n| bjr3| tpjh| dvt3| 57r1| lblx| xlxt| bd5h| s88d| bdrv| dvlv| fvj7| 1n7f| jt11| hf9n| p3dp| nf3t| cism| r3pj| xl1z| lfjb| r97j| 15dr| dpjh| 373x| bdjn| 7jl9| gimq| 824u| 5f5z| dnht| pj5f| o8eq| 151d| e264| vnlj| rdpd| 3ndx| 1bv3| 1vfb| 571r| br3r| b9hl| hlfb| j3tb| g4s4| bljx| c2wq| a4eu| j1l5| x7rx|
小说者-> 都市言情-> 《大道无疆》-> 花香一零三 初遇光头龙
花香一零三 初遇光头龙 作者:九天云    录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07-24
  •     清晨,东升的旭日,映红了宁山的天空,也落在赵明瑞的身上。 ̄︶︺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%W.%kaNshUge.lā

        十公里的长跑,除却了超重的负荷,对他不过一蹴而就,额际的汗水,随着脸庞下淌,但站在宁山之顶,望着如画的田野与山川溪流,任猎猎的风吹在身上,却是格外的舒爽。

        昨晚在家具城,哥哥曾经憩息的地方,赵明瑞一夜未眠,曾经的往事,一幕幕,一幅幅,如电影般在脑海中闪回,直到天之将亮,赵明瑞方才恍然,所有的一切,已经过去了。

        即便他如何自责,如何痛苦,时光依然无法倒流,就如哥哥不能复生,就如战友不会回来。

        他能做的,便是重新上路,让活着的人更好的生活,比如父母,比如朱锦明的姐姐晓雅,然后,让这片贫穷的土地,不再贫穷,让哥哥的悲剧,不再一而再的上演。

        数个月的宁山生活,赵明瑞在宁山跌跌撞撞的前行,创办基金会,与白盈玉合作,和谢依琳开家具城,可以预期的是,他的经济状况会蒸蒸日上,前一目标可以轻而易举的达到,但是后者,除非他能够站在宁山之巅,成为宁山党委书记,否则,这个目标将遥遥无期。

        而现状是,他不过是个基金会主任,连个副科都不是。

        赵明瑞从宁山下来,已经是将近七点,因为张治国七点半要去清风县政府开会,所以赵明瑞匆忙的洗过脸,便拎着车钥匙下了楼。

        大楼前的广场上,土地所的马继民正在扫地,一时间尘土飞扬,遮天蔽日,就连赵明瑞昨天刚刚冲洗过的奥迪,黑色车身上也蒙了厚厚的一层,正巧副乡长吕雄飞从旁经过,见状便皱眉道:“继民,你扫地能先洒点水不?你看把张书记的车弄成什么样子了!”

        “是是是,我这就洒!”

        马继民陪着笑连连点头,然后又向赵明瑞道:“赵主任,你要出去吧?我这就给你冲车!”

        “不用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赵明瑞客气着,楼前的卫生区域,本来是属于党政办的,并非马继民职责所在,但马继民自上班起,便坚持打扫,也引来了不少闲言碎语,有人觉得马继民是在做秀,做给领导看的,也有人觉的马继民能够坚持下来难能可贵,在宁山乡可谓是毁誉参半,但不管是马继民的目的是什么,能够数年如一日的坚持,而且是在唾沫星子淹死人的宁山乡政府,赵明瑞就非常佩服。

        何况,马继民是军人转业,赵明瑞对于军人,有着本能的好感。

        所以,看到马继民准备冲车,赵明瑞立刻婉言谢绝,“算啦,反正街上到处是煤灰,冲了也白冲!”

        马继民也不坚持,开始找水洒地,吕雄飞却径直负手而去,赵明瑞望着吕雄飞的背影,才忽然意识到,自己拒绝马继民冲车,似乎无形中驳了吕雄飞的面子。

        原本与已无关的一件小事,却是如此结局,赵明瑞有些郁闷,但事已至此,后悔于事无补,赵明瑞只能告诫自己,在宁山乡这个龙蛇混杂的地方,要更加的谨言慎行。

        七点半,张治国准时下楼,正在扫地的马继民,立刻小跑过来帮张治国打开车门,态度之恭敬,令人叹为观止。

        只是,张治国似乎无动于衷,甚至在上车之后,也只是向马继民微微颔首。

        但马继民,已经是受宠若惊。

        路途之上,赵明瑞忍不住向张治国问出了心中的疑问,“张书记,马继民这么做有用吗?”

        “马继民?”张治国诧然,但旋即便莞尔一笑,“如果你处在我的位置,需要用人的时候,你会选择一个对你毕恭毕敬,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的人,还是会选择一个对你敬而远之的人?”

        “那倒是!”

        赵明瑞一笑了之,蛇有蛇道,鼠有鼠径,每一个人的路不同,为之付出的自然也不同。

        宁山大道,笔直的伸向远方,奥迪风驰电掣般前行,赵明瑞若有所思的表情,尽数落入张治国的眼中,张治国心中暗笑,他欣赏赵明瑞的才华,但另一方面,他也看到了赵明瑞的执拗,有才可以在官场立足,但想更进一步,却需要付出更多。

        进入清风县城,正值上班高峰,行人车辆渐多,赵明瑞的车速也降了下来,张治国望着窗外的行人,向赵明瑞道:“明瑞,宁山到煤矿的大道马上就要动工了,有没有想法?”

        “想法?”

        赵明瑞不解的看向张治国,张治国笑道:“是啊,乡里需要安排一个人监督工程质量,这么大的工程,不比你的基金会主任差!”

        宁山到煤矿的公路设计的是双车道,路面宽六米,近十五公里的距离,工程预算一千万,对于宁山而言,这确实算得上一桩大工程,做为工程的监理,好处自不必言,所以张治国才会有不比基金会主任差的言语,但赵明瑞如今雄心勃勃的想做些大事,基金会才是他最佳的发挥场所,又岂会为工程的油水所动,赵明瑞想到这里,刚想拒绝,张治国却没给他机会:“工程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动工,你不必急着决定,想好了再说!”

        “那好吧!”

        张治国既然把话说到这儿,赵明瑞也不再多言,将张治国送到清风县委招待所,张治国道:“会议要明天才结束,你可以自由活动,有事我联系你!”

        “那好吧!”

        目送着张治国离去,赵明瑞一边调头,一边联系毛小虎,得知毛小虎在怡红会馆,便直接驱车前往。

        怡红会馆之外,毛小虎和黎大川正在指挥着工人安装招牌,招牌上巨幅的出浴美女,身披浴巾,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,在阳光下格外的诱人遐思,毛小虎得意的道:“怎么样?漂亮吧?”

        “还行吧!”赵明瑞打量着四周,毛小虎和黎大川虽然用心,也舍得在店面上投资,但比起京华的紫月亮,怡红会馆完全不是一种档次,他自然不会有什么感觉,但看着两人希冀的眼神,赵明瑞也不忍心打击两人,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,然后问道:“光头龙那边有消息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正想和你说呢!”

        一提光头龙,黎大川的脸顿时沉了下来,“他倒没有直接和我们接触,但他已经放出风来,怡红会馆开业一次,他过来砸一次!”

        “是啊明瑞,你说能搞定光头龙,是真的假的?我爸说了,那家伙通吃黑白两道,手下又有一帮亡命之徒,连他都拿光头龙没辙,别我们花了这么多钱,最后弄了个竹篮打水一场空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哟,打听的挺仔细啊!”

        毛小虎话未说完,远端便传来阴阳怪气的怪叫,赵明瑞回头,只见一群人走了过来,为首的是个光头,肩宽体阔,肌肉隆起,裸着的胸膛上,赫然是一条张牙舞爪的黑龙。

        毛小虎低声告诉赵明瑞,光头就是光头龙,黎大川则笑吟吟的迎了上去,“原来是龙哥大驾光临,到里面喝杯茶?”

        “就凭你?你配吗?”

        光头龙尚未开口,身边的一黄毛便走至近前,食指点着黎大川的胸口,“黎大川,龙哥今天过来,是给你个面子,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!”

  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        黎大川还罢,毛小虎却怒从心起,握着拳便想上前,只是身体还未动,便被赵明瑞拉住,赵明瑞缓缓的上前,与光头龙对面而立。

        ps:沉寂了许久,其实一直想回来,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不过,文学终究是老九的梦,也许,花香的读者和大道的读者,已经走得差不多了,但老九一定会坚持下去。
    快捷键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页,“回车”键回书目录,“->”健下一页
    上一页        回书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