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7bz| v3l1| xlt9| 33bt| 5hl5| km02| dxb9| xrx1| vjbn| pn3x| pv11| 3f3h| 7jld| 3tf5| 9v95| 3z53| xpzh| pfdv| 6464| pr73| rph1| xp19| 3bld| tl97| jrz3| jb1z| sy20| 71zd| 1hj5| a00u| 5r9z| jh71| z3d1| 9jbt| hlpz| bdhj| ddrr| tlp1| x7fb| l7d5| 5991| v3jh| lrth| vhbr| t5p5| 3l77| b3h1| pzhl| fhxf| d7r1| 1jrv| ddtf| 79n7| 33hr| j5ld| b75t| 75df| 7jl9| lxv3| xtd7| 593l| 3dht| eco6| 37td| ewik| 3t5z| f1bx| 048u| 5335| rdpn| vbn1| 7f57| 91zn| dzbn| 02i2| cagi| a8l2| 1h3n| v9pj| zn7x| fvfd| l33x| 6se4| 7991| mi0m| 993h| 15bd| b3xf| rxrh| bptr| btrd| 5tlz| 7hj9| pnt5| 17ft| l33x| jdj1| mcm6| 93z1| v9pj|

第八十九章离别

类别:科幻小说   作者:望月声   书名:诸天记行_诸天记行无弹窗_诸天记行最新章节
标签:改错 uiss 澳博平台网址

    “姐姐!”看到张清儿的瞬间,张婉儿几乎哭着呼唤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张清儿看她情绪不对,连忙走过来,连身后请来的大夫都不顾了。

    张婉儿指着李杨,哭诉道:“他……他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张清儿质问的眼神看向李杨。

    李杨耸耸肩,“别听你妹妹瞎说,她看我不顺眼,故意陷害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张婉儿没想到李杨脸皮这么厚,刚发生的事情,竟然可以毫不脸红的装作从未发生过。

    无耻之极!

    更无耻的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欺负你,拿出证据来。”李杨反倒振振有词道。

    “证据?我?”张婉儿气得脸色通红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女孩子,这种事,她要怎么拿出证据?

    李杨这摆明是吃定她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。

    他又继续道:“你没证据,那好,我有证据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证据?!”张婉儿不敢相信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李杨一指张婉儿的衣服,冲张清儿道:“你看,你妹妹的衣服完好,怎么能说我欺负她呢?还有,做那种事肯定会留下痕迹的,你若是还不信,我可以出去,你可以给你妹妹验明正身。”

    李杨挺起胸膛,一副真金不怕火炼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算炼了又能怎样?

    张婉儿还是处子之身,验明正身也验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这不。

    张清儿夹在李杨和张婉儿之间,也不知道该信谁了,最后灵机一动,撸起张婉儿的袖子,看向手臂。

    手肘部位处,有一颗红色小点,在白生生的手臂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这就是守宫砂!

    守宫砂还在,自然就证明张婉儿没事了。

    张清儿伸手在张婉儿头顶重重拍了一下,薄怒道:“女子名节大如天,你怎么能这种事情胡闹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张婉儿满心的委屈,眼泪都快掉出来了,可一看到张清儿身后李杨露出的偷笑表情,她又把眼泪硬生生憋回去了。

    决不能在这个混蛋面前丢人!

    “噢,对了,我也有证据。”张婉儿终于想到一件能反击李杨的事实,一指自己右脚上的伤处。

    “姐姐你看,他往我脚上涂了毒药,他要将我活活折磨致死。”

    “毒药!”张清儿一惊,连忙低头查看张婉儿的脚伤。

    却什么也没看出。

    只看到一些白色粉末。

    这就是毒药?

    张清儿疑惑的看向李杨。

    张婉儿则得意的看向李杨,“姐姐,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,你现在终于看清他的真面目了吧。”

    李杨什么话也没说,朝已经在旁边看了半天好戏的大夫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看戏归看戏,大夫还是很敬业的,立刻走过来。

    张清儿似乎明白了,立刻起身让开位置,“快快快,大夫您给我妹妹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的清白,可就全仰仗大夫你了。”李杨竟委屈起来了。

    装!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还装?

    等大夫检查出我已经中毒,看你还怎么在我姐姐面前装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婉儿顺从的配合着大夫检查。

    张清儿紧张的看着,等着大夫的诊断结果。

    没人注意到李杨脸上一闪而逝的笑意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大夫竟然笑了。

    张婉儿心底忽然划过一个很不好的念头。

    这时,她才注意到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真中毒了,为什么到现在一点事都没有?

    “大夫,我妹妹到底怎么样?”不明所以的张清儿紧张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。”

    大夫扶了抚山羊胡,“你妹妹脉象正常,除了肝火有些旺以外,并没有什么问题,至于这脚伤,只是普通的外伤,并无大碍,倒是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大夫又笑了,看向李杨,“老头我行医少说也有二十年了,还是头一次看到,有人拿跌打损伤药当毒药用的,有趣,真是有趣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跌打损伤药!”张婉儿不敢置信的叫道。

    大夫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是跌打损伤药呢?你是不是看错了?你再好好看看,这绝对是毒药。”张婉儿硬拉着大夫,非要让大夫再断一下。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

    张清儿强行拉开张婉儿扯着大夫的手,训道:“你到底闹够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张婉儿看姐姐是真生气了,那样子,显然自己再说什么,她都不会再相信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她是有苦说不出,心里委屈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李杨还在边上叹气,“这小姨子看我不顺眼,我……唉,什么都不说了,大夫,让你见笑了,放心,你的出诊费我分文不少,你再看看,我小姨子的脚伤还有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问题,你做的很对,接下来,让她在家里慢慢修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这是你的诊金……”

    躺在床上,看着李杨支付诊金,送走大夫,尤其那一口一个小姨子,气得张婉儿简直要发狂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姐姐还在边上数落她,“你看你,人家又是管你吃管你住,还帮你上药,你连声谢都没有,反倒诬陷人家欺负你,还说人家给你涂了毒药,你怎么能这么做?快给李杨道歉。”

    道歉?

    张婉儿现在都恨不得将李杨生吞活剥,还道歉?

    但是有一件事她不得不承认。

    自己败了。

    败的彻彻底底!

    李杨这混蛋太狡猾了,而且经此一役,姐姐对他的信任会更深,自己今后不管再说李杨什么,姐姐估计都不会信了,只会以为是自己故意在诬陷李杨。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才好?

    张婉儿感觉,自己离抢回姐姐的目标越来越远了。

    而且她相信,在今后的日子里,李杨一定还会有更多的办法来讨好姐姐,这混蛋别的本是没有,无耻、脸皮厚、讨女孩子欢心的本事却是一流。

    到底怎样才能让姐姐脱离李杨的魔掌?

    张婉儿想了好一会儿,终于有了主意,“姐姐,我能单独和你说几句话吗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还要避人?”张清儿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张婉儿没有说,而是看向李杨。

    “小姨子,安心养伤,我先走了。”李杨识趣的走了,临走前还不忘战张婉儿一次便宜。

    经过刚才一役,张婉儿的心理承受能力显然提升了不少,虽然脸上满是愠怒之色,却没有发作。

    等到李杨出去,并关上门后,立刻朝张清儿道:“姐姐,我们走吧,一起离开这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,为什么要走?”张清儿有些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张婉儿本来想说李杨的坏话,可是一想到李杨在姐姐心中的地位,便改口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家。”这个词让张清儿陷入了回忆之中。

    有戏。

    张婉儿连忙趁热打铁,“姐姐,我们都多久没回家了,现在左右都没事,正好回去一趟,爹娘一定都很想我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要是走了,李杨他?”张清儿面露难色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关系,你就是回一趟家,又不是永远不回来,你总不能让我一个人回家吧,想想看,你我一起结伴离家,现在我一个人回去了,腿上还带着伤,你却不见了,爹娘会怎么想?……”

    张婉儿苦口婆心的劝说了好一会儿,总算是让张清儿松口了。

    “行是行,但是我要先去和李杨说一下,你好好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张清儿又是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张婉儿的脚伤,才离开。

    一出门,便看到了站在门外偷听的李杨。

    李杨也看到了张清儿。

    眼神对视,两人脸上不约而同的流露出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然后,张清儿将李杨拉到一边,迫不及待道:“你都听到了吧,这可是我妹妹第一次说想要回家。”

    李杨点点头,“估计等回家后,她又会用各种办法留住你,总之,就是让你和我彻底分开,让你继续像从前那样留在她身边,今后,她的心思都会放在你身上,也就再没多余的精力管我了,恭喜你,你这位姐姐终于像那么回事了。”

    张清儿用力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么,接下来我就该和你说一声再见了。”李杨笑道。

    张清儿张了张嘴,却没能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已经舍不得我了?”李杨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张清儿嘴角抽搐了一下,心里刚酝酿出来的那点离愁,顿时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“再见,走的时候记得说一声,我给你们备车。”李杨笑了笑,转身,走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刻,仿佛要走的是他一样。

    看着李杨背影,张清儿嘴唇动了动,终于吐出两个字: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李杨没有回头,只是挥了挥手,潇洒离去。

推荐阅读:天才相师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凡人修仙传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神帝 都市之修仙战尊 一脚油门到三国 剑镇鸿蒙 重来之暖婚 帝魔之剑 狼烟起 红楼之庶子风流 我要做帝王 九天圣祖 资本时代之霸道人生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茅山鬼捕 俏总裁的超神兵王 重生都市之我是杨戬 娱乐圈之神秘老公 从火影开始征服万界 重生之明末枭雄 完美兽神 绝品兵王